当前位置: 首页> 移动设备

“手机墙”4个月“刷单”骗走1200余万元 “流量造假”乱象何时休?

发布时间:2020-06-25

原标题:“手机墙”4个月“刷单”骗走1200余万元—ⓞ—“流量造假”乱象何时休?

  用2000部手机排$成几面“手机墙”,每部手机同Ⅴ时操作自动下载App、“刷”高注册量后骗取客户推广费……

  记者日前从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获悉,按照公安ε部“净网2019”专项行○动部署,北京警方在广东警方的配合下打掉一个利用计算机软件控制大量手◀机虚拟下载安装AppΦ产品骗取推广Л费的犯罪团伙,App刷量问题再度引发关注。

  每个“手机墙”由近百部正在运行的手机☆组成

  近年来,App刷量、电商刷单、公号刷阅读量等互联网产业“毒瘤”屡遭曝光。业内人士指出,盲目信奉“流量为王”的背景下,数据流量造假破坏了诚信、公平等◄基本的市场原则,侵害消费者权益,给行业长远发展“埋ぷ雷”。

  去年7Ⅵ月,海∮淀警方接到一网络公司报案称,与某Γ推广公司签署推▶广协议并交纳推广费用后,该网络公司开发的App产品下载安装量与实际使用情况存在巨大差距,只有下载安装√量却没有实际使用量,怀疑推广公司存在诈骗行为。

  经海淀警方专案组侦查发现,该推广公司接到项目后找了一些渠道推广商,而这↕些推广商再҉找到一些小公司,通过虚构该公司App产品的下载安装量达到诈骗推广费用的目的。在掌握相关证据后,警方分赴汕头、广州和深圳对多家涉案公司开展调查。

  抓捕行动中,警方在汕头一家涉案公司内控制了6名嫌疑人,并发现多个装满手机的“手机墙”,每个“手机墙”由近百部正在运行的手机组◆成。办案民警介绍,每部⿺手机都在通过自动程序重复∽着从手机App市场点击、下载并安装运行软件的⿰动作。在这些手机不断点击下载的程序λ中,报案公司开发的App产品也在其中。

  数据造假:A卍pp“刷量”更“简单粗暴₪큐”

  记者注意到,相比“电商刷单”“刷浏览量”等数据造假行为, App“刷量”更加“简单粗暴”。

  在2018年海∽淀警方破获的相似案件中,一家名为“重庆左岸科◐技公司”的企业就购置万部手机,设置“手机墙”刷出手机App下载注册的虚拟数据,骗取推广费用。根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日前公布的一份刑事裁●·定书,这家公司用“手机墙”在短短4个▕月时间“刷单”骗走1200余万元。

  为何App“刷量”成了行业顽Ⅲ疾?一位互联网从业者透露,由于当前App在推广方面◇的竞争非常激烈。“正常渠道#获取新注册用户的成本在每个4元左右,但推广费中σ很高比例会被无良推广商‘薅羊毛’骗走。以游戏为例,虚假数据量表现在注册人数和下载量大幅提高,但付г费率完全没有提Ⅳ升。”

  “流量造假”现象↓亟待严惩К

  受访者认为,原本App下载量依靠的是自然搜索、付费广々告、内置推荐等路径,推广效果与其触达率“同步”,但刷出来的下载量直接绕过“新用户”环节,留下的数据没有意义,影响到投资者的信心的同时影响整个市场信用。互联网评论员丁道师认为,消费者也〤是App“刷量”的直接受害者,通过刷量形成了巨大的下载量后排名靠前,但是消费者下载后发现并不好用,一般╱╲就会果断删除,浪费了消费者的时间和流量。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ì介绍,流量造假可以被纳入多个法律调整的范畴╳,这种现象亟待严惩。例如反不正⊙当竞争法对虚假宣传进行了规制。涉及消费者自由选择权、知情权,还可以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而针对推广委托方与被委托方因此发生纠纷,也适◆用合同法对受损者进行保护↘。

  受访者还指出,需要加快法治和信用环境建设。如果完善法治░环境,使得职业“刷客”和刷单、刷量行为的违法、失信成本显著提高,那么企业自然关注的是如何做好产品┊┋,而不是℅不计手段、成本地制造虚假流量。(新华社记者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