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软件应用

聆感智能宋柏勋:为智能耳机提供一颗“精致的”感知芯片

发布时间:2020-05-23

[ 导读 ] 2018年,智能音箱大打价格战,另一面,智能耳机市场表现强势,Airpods大获成功。芯片集成公司聆感智能瞄准智能耳机,为可穿戴设备提供▌一"颗感知芯片▕。与语▒音巨头并肩,初创公司聆感智能如何绕开规模经济,用生态合作串联世界。

聆感智能的办公室位于深圳南山区创业孵化器ACT Lab瑞知实验室中。聆感智能创始人宋柏勋来自台湾,拥有15年半导体、消费类音频产业行业经验,曾在微软、全球领先的音响产品制造商哈曼国际工作过,是声学、麦克风领域的专家。言语间,宋柏勋始终带着灿烂的微笑,让人感受到他对于自己投身的声学相关创业事业的无限热忱。

卖“耳朵”的事业▣▤▥

聆感智能是一家提供超低功耗感知技术的芯片集成公司。向品牌客户、中小型智能硬件厂商出售围绕声学器件,算法和芯片整合的标准模块或系统级封装芯片。

大家都很关注AI的话题,但物理世界的¤事情同样值得关⊕注。因为当智能硬件与人类产生语音交互时,或者说,当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真正桥接时,首要解决的问题不是后端的机器“大脑”是否够聪慧,而是在复杂的环境中,目标声音能否很好地被前端处理、然后接收。聆感智能™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宋柏勋说:“我们通过感知芯片,提供一些很好的前端声音讯息处理方案,他们的AI大脑才能更好运行。就像卖一只只‘耳朵’给各式各样的硬件产品。”

由于早期的国际工作经验,因此聆感智能早期的芯片合作伙伴主要是⊕北美和欧洲国家的中高端芯片或算法厂商,聆感智能通过为芯片加入感知技术,在每一颗芯片中抽取IP提成,进一步利用半导体的封测产业链,将多颗芯片,透过系统封装,整合成标准芯片模块。随着语音相关智能硬件的爆发,比如智能语音IOT、智能耳机和其他可穿戴设备⿹,这部分的营收后续将有机会以指数级别增长。

除了感知芯片,聆感智能另外一部分营收来自测试。聆感智能为国内外︶︷︸厂商提供声∝学测试和语音认证测试,只有经过测试,产品的质量才有客观性。声学测试是为了检测声学器件或者产品的声音性能及通话质量是否优秀,测试设备是由孵化器ACT Lab为其定制搭建的无响箱与混响室;语音测试则支持国内外语★音引擎接入性能初期评估与自动化测试,可兼容包括百度OS,小爱同学,你好天猫或国外微软Cortana, 雅马逊Alexa等语音引擎。

聆感智能聆听室(ETSI Room)

此外,聆感智能有能力为客户提供在贝尔声学等第三方公证实验室正式测试前的“预测试Ч”服◥务。苹果微软, 亚马逊▂▃▅▆█等大厂一般都有自▶建的语音实验室,但是中小企业几乎没有实验室,他们想做测试的时候就很不方便,这时第三方公证实验室就诞生了,比如贝尔声学,超过十年的声学测试经验让它世界闻名。贝尔声学在中国也有实验室,聆感智能在贝尔声学等第三方公证实υ验室正式测试前,可提供产品,进行声学设计问题排除、算法调整的“预测试”。

测试服务是聆感智能发掘优质客户的渠道。一部分客户在产品测试时,极有可能同时评估感┑知芯片模组及个性化服务。“测试(营收)虽非主收入,但∣却是对接大客户很好的方式。”

在中国,语音认证测试不如声学实验室普及,但是越来越受重视,标准也在不断提升。如百度阿里腾讯等互щ联网头部企业也在相关方向上不断下功夫。宋柏勋很高兴看到这样的情况出现,这意味着产业走向高标准。

在资源很差的地方,会有和全世界串联的勇气

宋柏勋刚参加完美国拉斯维加斯的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CES),该展是世界上最大、影响最为广泛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谈到CES的展☉出情况及效果,宋柏勋观察到,来自中国的应用产品非常多,吸引了全球的目光。这同▧时也说明,中国是最有潜力的市场。

“所以说,中美贸易对双方是很大的损失,因为最大的芯片需求方都在中国。国外的芯片公司想要活下来,很明显要靠国内市场而不仅是美国的市场。”宋柏勋分析道。国外芯片公司最大的缺点是服务效率不够高,如何让国外的优质芯片和技术进入到国内,并提供高质量服务, 也是聆感智能在思考的事情。

国内市场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语音赛道,互联网巨头和大型的语音服务商已经∽把价格压得不能再低,其中的核心部件提供商的利润更可想而知。以智能音箱的价格战为例,2018年中旬,各大品牌的智能音箱价格纷纷“跳楼”。京东叮咚mini2以79元开售,天猫精灵方糖以89元开售,百度首款智能音箱小度也采取了89元的开售价。智能音箱的赛道虽然热闹,玩家们的日子却很难过。

面对国内芯片市场低价竞争和追求性价比的偏好,聆感智能也一度非常苦恼。对于早期创业公司来说,拼价格绝对是拼不过的,竞标时报价╯╰的一关就进不去※。要打开国内市场 ,要么自降价格,要么寻求差异化找出合适的赛道。宋柏勋选择了第二条路,他的观点是:“如果一开始就自降规格,就做不出好的。如果你做得好了,有规模了再往下降就有挑战的能力。更何况国内客户中也有∫想追求品质的公司。”

聆感智能成立于2017年底,成立之初,公@●司有三条主要应用航道,分别是智能家居、可穿戴设备和IOT设备。经过一年多的发展,主要的业务集中在穿戴式产品,其中又以耳机最甚。℡智能耳机比蓝牙耳机更重视语音♀交互的使用,后续还能通过加入更多传感器来扩张耳机的功能。

2018年,智能耳机市场表现优秀。有分析认为,智能耳机会成为智能硬件的下一个风口。表现最强势的应该就是苹果的Airpods无线耳机,成为苹果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配件,也是苹果2018年的营收利器。TF国际证券分析师Ming-Chi Kuo 估计苹果2018的耳机出货数量在2600万至2800万台之间。在国内,中国移动咪咕联手科大讯飞发布全语音AI耳机莫比斯;出门问问也出售支持语音助手的小▅▆问智能耳机增强版;本月,百度成立小度蓝牙联盟,帮助蓝牙设备全面升级,全球领先移动通讯设备商丹麦捷波朗目前有三款蓝牙耳机采用的就是百度的语音方案;小米智能耳机与国内IP大牛故宫合作推出嗨歌神器——小米蓝牙耳机K歌故宫版。

宋柏勋对耳机的研究由来已久,他在台湾美律工作时负责耳≧机产品,对接索尼,诺基亚等大客户;后来又去了微软负责X box耳机团队,让用户的游戏体验富有沉浸感;在@哈曼也负责过品牌耳机与麦克风方案的项目。聆感智能|︴()〔〕提供的耳机感知芯片主打超低功耗,跟得上都市人工作和行走的节奏与步伐。

聆感 感知芯片的结构组成

积极寻找差异化的商业模式和地区的经济、文化背景有相关性。宋柏勋说大陆现在还是推崇规模经济,芯片,算法,平台, 大公司都愿意自己去做。了解到,今年1月,思必驰云知声两家语音算法公司都发布了AI芯片,公司自家算法和芯片架构深度融合。

但是对于创业早期的公司来说,做不来规模经济,现在的市场是“看得到吃不到”,因此只能往高端化和差异化方向走,与国内外公司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各自都是一小部分,却造就了一个生态系统。在ACTД Lab工作时也是这样,聆感智能与入驻ACT Lab的创业公司都是在人工智能这个泛行业内的玩家,无形之中,组成了彼此依存、教学相长的小生态。

宋柏勋感觉,这和他来自台湾也有关系:“台湾是一个小岛,比较缺∥乏规模化的资源,你一定要做出一些差异化才能生存下来,因此你会想办法和全世界去串联,形成了独特的商业模式。”

为智能耳机提供一颗“精致的子弹”

语音赛道的玩家渐渐不满足于语音交ⓛ互,智能耳机向健康行业的延伸会是一块大蛋糕。2018年底,万魔耳机(1MORE)联手普罗声发布首款无线智能辅听耳机,以老年用户为目标群体,拓展健康辅助产品。据台媒报道,苹果Aνirpods2在全球期待中,即将在2019年上半年亮相,届时Airpods2将配备生物传感器,支持健康监测功能。从以上公司动态★看,智能耳∧机的市场策略存在一致性。

往健康领域发力是聆感λ智能2019年的方向之一。“我们想做的感知的芯片,不只是语音对话,还能感知压力,心跳和睡眠品质。 “

宋柏勋认为,人们对于可穿戴产品的最高要求是陪伴,是解决情感需求。技术只÷是载体,但是技术不可缺乏,背后一定要靠着多模态的东西做感知。聆感智能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助语音芯片上感知的部分成为一流标准的的设计。

智能耳机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被做烂的市场?宋柏勋回答:“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每个人有穿戴设备,不管应用怎么做,都需要一颗芯片,我们就像提供客户一颗子弹,帮助客户产品快速实现语音或交互感知的功能。”

不管是对合作商⿻的选择,还是客户对于自家品牌的感知,宋柏勋都希望坚持精致〓化和”Б美的感觉“两个γ概念。在品牌上,他欣赏猫王收音机:“曾德均老师算是我崇拜的偶像,我虽然不是做他的领域,但是我希望公司可以经营成像他那种样子。他有他独特的爱好,他的用户是深层的,是吻合品牌价值观的。聆感现在是做一个产品的核心芯片,如果核心没有做好,以后再做这件事一定很难。”

聆感智能近期在寻找新一轮融资,因此宋柏勋经常跑在路上。几个月下来,他对融资有了一些新思考,希望走出更稳健的步伐。“坦白说Ⅰ,现在经济不景气,很多投资人更谨慎。我们宁愿规模小一点,尽量在很快的时间内可以自己造血,等到稳定后再扩大。我宁愿先把营收和客户规模做的更好,这对后期很有帮助。就像跑马拉松,马拉松不是赢在起跑线,一开始只要方向正确跟步伐稳健就好了,但是效果是最后才能看见的。”